成败转头空,得失一般重

作者:刘佳 日期:2017-4-28 11:13:11

《淮南子》有云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时至今日,依旧很多人不喜“失马”,也难以预计后面是福或非福。

其实,人生际遇,变化万千,得失掺杂,总是必然。客观已如是,只求修得“平常心”,方能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
——引语

1

江南水乡中有个非著名的小镇——同里,同里却有个著名的建筑——退思园。此园园名出自《左传》中“进思尽忠,退思补过”一句,其主人任兰生便是因为被弹劾而退居建此园。

然而历史是颇有玩味的,时至今日,主人尽忠时的功绩也不太为人所知,倒是退思时建的私家宅子跻身世界文化遗产,每日迎来送往,宣传着主人的生平。

进退与得失,不经意间逆转。当时的得,未必久远,当时的失,未必真失。得失,不是眼前看到的那一点点,也并非那么恒定,永不改变。

2

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流传千古的《枫桥夜泊》让我们在不胜枚举的唐朝诗人中记住了“张继”这个名字。那时他赶考落第,一腔愁绪,返乡船只停靠姑苏城外,彻夜无眠。然而如今,路过苏州寒山寺的我们,依旧会念念不忘他那失落、惆怅的夜晚,向往着与月落、与乌啼、与霜降、与渔火同在的别样风光。但同时,竟无一人记起,那年那月,金榜题名的状元姓甚名谁。春风得意一时过,愁绪绵长走万心。

相同的事,不同的时空,就是另一种心境。在挣扎于当前的消极情绪时,不妨想想,生活中还有一个词,叫“时过境迁”。

3

东坡居士一生宦海沉浮,郁郁不得志。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闻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政坛大起大落,数次死里逃生,十几年的贬谪是他一生政治的主题。虽然树欲静而风不止,政坛待他如草芥,他的文学造诣却堪称宋朝之巅峰。若不是仕途惨淡,被迫流放,何以造就他“一蓑烟雨任平生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豪放豁达?

历经沧桑,阅尽浮华,尘埃落定的返璞归真才足够动人,得失如过眼云烟的平常心才弥足珍贵。

4

中国传统士人一生所求三不朽者——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据说,历史上能做到这“三不朽”的只有两个半人:一为孔子,一为王阳明,半个则是曾国藩。

明武宗正德元年冬,宦官刘谨擅政,逮捕20余中正官员入狱,王阳明上疏论救,被杖四十,贬至贵州龙场。在那未开化之地,他苦心思索,研读典籍,却发现历史上的圣人竟无一人与自己这般遭遇,无亲人陪同、无弟子随行、身处万山丛薄,苗、僚杂居的深山原始森林里,几乎是天地不应,万物不理的绝境。找不到外救之法可以模仿,只好向内寻求“自救”之道。于是,“知行合一”的心学被创立了,史称“龙场悟道”。王阳明因此成为名垂青史的大儒,而当初迫害他的刘谨却在争权夺利中死于非命。

在关乎一个人、一件事的格局里,得失往往太强烈,易乱人心。而在人生、历史、社会这样的大格局里,得失不过是寻常。

5

韩信,兵家四圣之一。出生卑微,家贫志大。葬母无钱却要求宽敞坟地,习武佩剑也能忍胯下之辱,性格难以琢磨。后反秦起义,投兵项梁,默默无闻,再归项羽,亦不重用。弃楚投汉,寂寂无名。直到遇见萧何,才如千里马之遇伯乐。萧何追回他,力荐他,给了他名动天下的机遇。但当功成名就时,也是萧何用计谋害了他姓名。这便是俗语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的由来。

福祸相依,得失相随,每个人都像漂浮在水面的扁舟,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,得之喜,失之悲,皆不可过度。平常、平衡、平淡就好。

6

写此文时,小区正因附近某工程施工造成了隐患,居民集体数次维权无果。我本略有烦忧,先生突然说:“你看经此事后,小区居民之间互动增多,热情互助原超从前。”闻此言我心中一动,愁云顿散。身边小事,皆有失有得,只人性趋利避害,怕失甚于求得。

《旧唐书·魏传》有云:“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”。今以数位古人为镜,得失之心依然波动,方知平常心维持不易。愿红尘你我,身是菩提树,心为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

下一篇:没有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