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分

作者:刘佳 日期:2017-5-31 9:54:43

因为天气热,傍晚的时候想帮小家伙冲个澡。可惜小家伙不理解,在他看来,洗澡是有固定程序的:必须把一堆五颜六色的球放在浴盆里,一只黄色的大鸭子领着它的宝宝,还有一把可以洒水、淋水的壶,一个都不能少。然后他再从容的坐在水里,玩玩这个、摸摸那个,等我们数了不下10个“123”他才磨磨蹭蹭地把浴盆里的所有物件一样一样递还给我,甚至要把鸭子里的水都挤掉,方才像完成一件大事般地伸开手臂,同意我用浴巾将他包起来。

但我们昨天才完成这样颇费时间的仪式,今天我只想帮他冲冲汗味,速战速决。他却固执得很,我即使强行用浴巾包住了他,他却鲤鱼打挺一般地坚决不屈服,还不停地哭喊要奶奶递球给他。我压制了半天的耐心在一瞬间崩溃,生气地将他重新放入浴盆,关门而去。进了卧室,我拿起一本书,舒舒服服地躺下,决定今晚再也不要搭理这个磨人的小家伙了。

依稀听到他在哭,奶奶一边哄他,一边带着恐吓地告诉他“妈妈生气了”。他大约是匆忙地完成了洗澡的仪式,然后又开始心心念念地要“妈妈”,一句紧跟一句地问奶奶“妈妈呢?”奶奶说“妈妈生气了,妈妈上班去了”,他便哭“妈妈没有上班”……我关着房门,坚决地不要流出一点点心软的迹象来,想让这小家伙记住教训,今后不敢如此倔强。于是我强迫自己看书,不去关注门外的世界。只是,我偏偏读到了龙应台的《目送》。一个男孩,上小学时把手放在妈妈的手心里,怯怯地面对未知的一切;出国做交换生时勉强地接受妈妈的拥抱,彼时妈妈只能到他的胸口处了;再后来,他即使与妈妈去同一个学校,也不坐妈妈的车,即使同车,也永远带着一个人听的耳机……
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我几乎抑制不住地想要流泪,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小家伙变成了大家伙后,用我此时对他的不搭理来不搭理我。我匆匆忙忙地穿了拖鞋,一把推开小家伙卧室的门。

小家伙脸上还挂着泪,一眼看到我,立刻笑得十分灿烂。我张开手臂,他软软的身体就扑进我怀里,然后急急地用不甚明朗的语句表达着“妈妈没有上班,可是,可是我没有看到你。妈妈你没有生气吧?”我摩挲着他的头,温柔地告诉他:“妈妈没有生气,妈妈最爱你。”他小小的担心终于被化解,眼睛里又闪着调皮的神气。他开始放下心来拉着我给他讲故事,抱着他睡觉。

关了灯,月光浅浅地透进来,他窝在我怀里,半天没有动静。我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突然抑制不住地问一句:“惜惜,妈妈很喜欢你,你喜欢妈妈吗?”他似乎睡意正浓,我几乎听到了细微的鼾声。“喜欢。”他闭着眼睛,轻轻地说了这两个字,然后真的睡着了。我从心底浮出一个笑意,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……

下一篇:没有资料